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棋牌游戏中心 > 工作对象 >

湖南成立首支男护士团队 工作好找对象难求(图)

归档日期:11-30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工作对象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说到南丁格尔(世界著名女护士,为纪念她,国际上设立了“南丁格尔奖”),相信你一定不会陌生,但说起“男丁格尔”,你就不一定知道了。首先告诉你,“男丁格尔”不在英国,就在湖南湘雅医院。他们是刚刚成立不久的湖南首个男护士团队,共63名成员,名字叫“男丁格尔联合会”。

  说起男护士,有几则尤为抢眼的新闻:4月14日,一名广东的男护士因病人不满医院处置速度被病人家属殴打成重伤;2月19日,汉口一女患者丈夫因怀疑护士操作不当,便挥拳打伤了一名男护士……尽管我们都知道,医院很需要男护士,因为他们有比女性更强的体力、更充沛的精力以及处理突发事件的能力等,但是男护士的尴尬和困惑也是显而易见的。跟所有的男护士一样,“男丁格尔”里的男护士们有相似的遭遇:相亲被鄙视,介绍职业时遮遮掩掩,面对女病人时要一再注意家属的看法和情绪……

  5月5日,记者走进“男丁格尔联合会”,倾听他们的欣慰与自豪,快乐与苦恼,尤其是他们身上很多不为人知的故事。

  作为80年代湖南第一批男护士的代表,潘志保怎么也没想到,跟师兄弟们闲暇时聊天的一个小提议,竟成了湖南首个男护士社团的起点,而他还被推选为首届会长!

  “别看平日的工作没什么特别之处,最初干起来还真有些不习惯。”重症医学科潘志保说,他是科室里24小时随叫随到的值班员。“科室一旦有紧急病人,首先派上的都是男护士。”

  对潘志保来说,苦点累点倒还好,最不习惯的是每天都在与女人“打交道”。每个科室都是女护士“当道”,自然,女性的私密话题,潘志保也逃不开。这不,每当女护士拿着杂志,指着美胸模特身上的内衣“请教”潘志保哪款更好的时候,他都会故作镇定地回答“这款吧!”然后赶紧找个理由“开溜”,“真的挺尴尬的!”

  本以为只有自己遇上这么些“囧”事,殊不知,2010年在医院组织的大型护理培训上认识了几名男护士,才发现他们也有类似的经历。“跟他们聊了好多趣事,我们好多想法都能达到共识。”一番了解下,潘志保发现医院除了ICU、急诊、手术室等科室有多名男护士,其余科室的男护士都是“一枝独秀”,甚至没有,不便于平时的互相交流。

  于是,潘志保拍着师兄弟的肩膀,笑着说:“咱去弄个男护士社团吧!”“好啊,你负责组织啊!”……此话一出,其他师兄弟们都表示全力支持。但接下来,潘志保从整合资源、制定章程到熟悉各科室情况等,足足花了4年时间,最终得到院领导的支持,并于4月13日成立了湖南首个男护士社团。目前,男丁格尔联合会已经有63名成员,其中有10多名还是“90后”。

  “送到我们科室的病人通常都是命悬一线需要紧急救援的。”潘志保说,在中心ICU工作,更是个体力活,一旦有病人送进科室,他就要迅速完成把病人从担架到病床的“搬运”工作,而且还得保证病人身体不被摇晃。除了体力优势之外,在潘志保看来,充沛的精力和敏捷的思维也是男护士的绝对优势。

  然而,对于男护士的护理工作,不是所有的病人都那么配合。“最怕女病人那种怀疑的眼神。”潘志保说,有一次,他听到一名30多岁的女病人躺在床上埋怨护士的技术不好,于是自告奋勇,表示愿意接受病人术后的护理工作。没想到,刚开口就被怀疑了——女病人斜着眼睛上下打量了一番,然后看了看潘志保胸前那块“实习”的工作牌说了句:“你会打针么?”

  “当时真的有点郁闷,为了证明男护士也能做好护理,我加倍细心,边安慰边操作。”潘志保轻轻地给女病人擦上酒精,然后用最快的速度打完了针,“我问她有没有很痛,她微笑着对我竖起大拇指!”

  正是有了这段宝贵的实习,再加上基本功过硬,2008年潘志保才得以从3%的录取比例中脱颖而出,顺利进入湘雅医院工作。“尽管医院对男护士的需求逐年递增,但丝毫不影响竞争的激烈。”潘志保说,近几年的男护士招聘,医院每年也只招聘10名左右的男护士。

  曾文辉所处的神经内科ICU里,男护士仅有2名,他就是精神科稀有的“大熊猫”之一,“我们科室有特殊性,一般的女性难以适应。”曾文辉说,精神病患者发作时,男护士能更好地控制情况、保护病人。

  “你好,我是男护士,今天会照顾你一天噢!”这是曾文辉每天都要对病人讲的一句话,尽管有些病人根本听不到。由于科室的病人中,大多数是精神类疾病,沟通和相处起来很困难。所以,对男护士而言,加倍的耐性摆在首位。

  在曾文辉看来,男护士跟女护士的工作并无区别,对于行动不便的病人,除了做基础护理工作外,还需要给他们剪指甲、擦身体、解便甚至更衣。

  曾文辉说:“对于护士而言,患者和护士间已经超越了性别的界限,只有医患关系。”但病人并不这么想,他经常会遇到在护理女病人时,家属或病人要求更换女护士的情况。“这种情况,几乎所有的男护士都遇到过。”

  除此之外,男护士给曾文辉带来的尴尬还体现在生活上。“男护士在目前的社会中,地位偏低,人们传统的看法总觉得护士是女人干的事情,男人干这一行就很没面子。”曾文辉说,朋友向别人介绍自己时,经常故意说,“这是湘雅医院的曾医生。”他听到就马上纠正,“我不是医生是护士。”

  在曾文辉看来,当今社会,护士全是女人充当的历史早被改写,男护士已经是社会的一种需要。医生和护士在工作中是一个团队,只是分工不同而已,所以护士不应该活在医生的光环下。“我之所以支持男丁格尔联合会,意义就在此!”

  曾文辉还有个愿望——“现在夸赞护士,都是说‘最美护士’,哪天我们男护士能评上一个‘最帅护士’就好了!”

  在湘雅医院男丁格尔联合会的63名成员里,张赣无疑是个“风云人物”。这不仅因为他从小就是在“护理之家”长大,更惹人关注的是,这名89年的小伙子还有个瞩目的头衔——男丁格尔联合会副会长兼秘书长。

  “咦,大家都没穿白大褂啊?那赶紧换下!”初见张赣,他刚从急诊科里忙完,白大褂还没来得及脱下,就赶到和记者约好的会议室,本以为其他成员都是“正装出席”。一句轻松的开场白,让记者记忆深刻。潘志保称,张赣的最大特点就在于“愿意放下架子,配合他人。”

  在男丁格尔联合会里,张赣还有一个特别之处,他是为数不多的“自愿护士”。张赣出生在益阳市的一个农民家庭,姑姑是资深护士,也是他从小的学习榜样。之后,张赣的几名表姐也顺利当上护士。“我也要考卫校,以后要做护士,为我们的‘护理之家’接班。”

  2010年,张赣刚加入湘雅医院急诊科的时候,他就得瑟地告诉同学,“别羡慕我,我们科室有10多名男护士!”男护士多,还有个小团体,这对张赣来说,无疑是个很好的开始。

  可没过多久,张赣就发现工作起来还是挺有难度。“有好多病人觉得我们是男人,手比较重,打针也会疼一些,所以,不愿意让我做护理工作。”为了得到病人的认可,张赣打起了“温柔牌”,“敲门都是轻轻的,走路不敢太快太响,做护理前,还得先跟他们聊聊天,让他们心里觉得熟悉点儿。”

  几年前,急诊科的男护士并不多。所以,每次遇上一点儿纠纷,科室的男性就会挡在女同事前面,充当“护花使者”。

  如今,尽管急诊室的男护士已经发展为21名,但张赣这个“积极分子”永远都摆脱不了随时加班的命运。

  “我们急诊科每逢年底都会组建一个临时的‘应急小组’,我就是其中成员。”工作了4年,张赣也早已经习惯了一个人在长沙过年。值得一提的是,过年值班的时候还能遇到给他介绍对象的病人。

  至于婚恋问题,男护士经常成了被嫌弃的对象,有女孩子一听说对象是男护士就立刻没有了下文。张赣无奈的说:“这是医务人员的普遍难题,大多数都是‘内部解决’。”他告诉记者,湘雅医院曾做过调查,男性结婚的平均年龄在32岁,女性则是28岁,都超龄了。因为男护士很难找到对象,所以,医院每年都会组织“联谊”活动,帮助他们择偶。而每次联谊完,张赣也都是“空手而归”。

  众多男护士中,黄斌无疑是比较幸运的一个,不仅是因为他毕业后顺利“牵手”中南大学湘雅医院,而重要的是他在医院“牵手”另一半。如此顺利的他却告诉今日女报/凤网记者,男护士工作好找,可女朋友就真不好找。

  “病人呼吸不上来!快,实施抢救!”中南大学湘雅医院胸外ICU科室,经常上演着这揪心的一幕。男护士黄斌刚交接完工作准备下班,却发现病人病情突变,黄斌迅速准备好抢救仪器,等待医生过来救援。经过及时的抢救,患者的生命体征趋于稳定,病情也逐渐平和下来,黄斌这才擦了擦额头的汗珠,脱下护士服,消失在夜幕中。

  除了参与抢救,日常护理也是黄斌的工作内容之一。打针、送药、检查仪器设备、帮病人翻身、捶背……这一切他做得比女护士更“贤淑”。

  与现在的得心应手相比,刚进医院的黄斌可谓是落寞不堪,尤其是得知自己的科室只有一个男护士的名额时。“好在去年又来了一位哥们,还可以跟我策下男人的话题。”

  自从“男丁格尔联合会”成立后,黄斌就感觉“满血复活”了,“我们定期会有活动,一大群哥们在一起,心情很好,做事也特别有动力。”短短一个月时间,男丁格尔联合会的社会反响就特别好,“有很多省内医院的男护士都在申请加入我们的团队,身为外联部长,感觉特别开心!”

  记者了解到,中南大学湘雅医院现有护士2300多名,但男护士不足百人,医院科室一度出现男护士供不应求的状况。作为医院的稀缺资源,黄斌笑着说:“虽然肉多僧少,但工作好找,女友不易。”

  黄斌口中的“不易”显然不是看不上,而是男护士“被看上”的几率实在太低。“身边有很多男护士同事,就因为女方家庭不同意而被迫分手。”黄斌说,多数家庭对于男护士的工作并不太了解。在长辈眼中,男人就应当“报效国家干大事”,而护士这种“女性化”的工作,不是一个“大老爷们”应该做的。黄斌自己也曾接触过很多女孩,但对方一听到自己是男护士就会皱起眉头。

  不过,黄斌认为自己是个幸运儿。在湘雅工作的三年时间里,不仅工作蒸蒸日上,而且还牵手了医院女护士。但他告诉今日女报/凤网记者,这个女朋友得来可不容易,花了好长的时间和心思才追到,而这之前,他对于找对象这个问题也很是苦恼,“因为男护士找对象太难啦!”

  黝黑的皮肤、粗壮的体型、爽朗的笑声——初次见面,郑云鹏让记者大吃一惊,原来“白衣天使”也可以这么man(型男)!

  “我没多少值得炫耀的‘战绩’,我最骄傲就是学体育出身,不要跟我比速度和耐力哟!”郑云鹏笑着介绍自己。

  因为高考失利,学体育的郑云鹏便随便填报了护士专业,入学第一年,学到的东西跟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。正当郑云鹏郁闷不已时,他看到了一个“5·12”地震的短视频,视频中一名男护士正在帮忙救治伤员、细心照顾伤员。“当我看到他彰显出来的人性光辉时,就想这不就与我最初想要为国争光的想法吻合吗?”在之后的两年学习时间里,郑云鹏像变了一个人,成绩突飞猛进。

  快毕业时,郑云鹏被推荐到湘雅医院实习。“实习的一年时间,去过不同的科室,最难忘的还是2010年夏天在医院妇科实习的那段日子。”

  “女人堆”里实习,医院并没有因为他是男生而“特殊”照顾,每天和普通女护士一样,安排打针、放药、叠被子。但病人却没有因为他的悉心照顾而一视同仁,亲眼见到传说中的男护士,有些女病人被惊到“花容失色”;有的女病人一见到他,就拒绝治疗,要求换女护士。希望和现实的落差,让他开始犹豫,他也开始对自己是否能实现大学时的梦想抱有怀疑态度。

  “那一段时间,心理压力大,几次都差点结束实习。”郑云鹏告诉今日女报/凤网记者,碰到紧急病人,要求家属离开的他曾无数次遭到患者拒绝。“好像我会对她们做什么不见光的事情一般,那种眼神特别不信任。”于是,郑云鹏成了妇科实习护士中最“闲”的一个,每天看着女护士跑上跑下,爱莫能助的他心里不是滋味。

  在“男丁格尔联合会”里,郑云鹏经常被师兄弟拿来“开刷”,一来因为他脾气好,开得起玩笑,二来因为他是呼吸ICU病房的“一枝独秀”。

  郑云鹏说,由于ICU病房工作要求很高,护士不仅要有“站功”,而且还需要有“跑功”,不断往返于器械室、无菌物品间之间;不但要照顾危重患者,给患者翻身、按摩也成了他的“分内事”。然而,在他看来,这些“苛刻”的条件和要求,也给了他成长的机会。

  护士是一个劳动强度很大的职业,尤其是在危急重症病人的护理方面,男性一般更有耐力,他们的应急能力也相对突出。遇到紧急情况,男护士具有较强的理性判断能力,往往临危不乱,更加适合急诊岗位;男护士善于把握全局,统筹兼顾,更适合从事管理岗位。而且由于性别的关系,一些涉及男性隐私的泌尿外科男患者,其实也更乐意接受男护士。

  近年来,男护士的需求逐年增大,越来越多的男护士加入医院,对医院来说是个好事。“男丁格尔联合会”的成立,一方面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医务压力,对医学发展也有促进作用,另一方面也让这些男护士找到了组织,有了“避风港”。目前男护士团体在国内较少,希望湘雅医院“男丁格尔联合会”结合医院工作实际,积极开展相关活动,提升社团实力;放眼全省乃至全国,广泛开展对外交流,形成具有湘雅品牌的男护发展模式,为现代护理发展做出自己的贡献。

  男性重逻辑、重数字,女性讲感受、讲关怀。性别对比中,我们不难发现,男女护士其实各有优势。随着社会的需求增大,男护士“供不应求”,国内各大医院也加入了越来越多的男护士,这是一种社会进步的表现。

  但近年来,在临床工作的男护士流失比较严重。从原因上分析,一方面,大多数男护士处于“非自愿”,入大学分数不高,迫于无奈成为护士,因此导致职业心态不稳定。而另一方面,实习过程中产生的心理压力导致男护士心理健康水平下降。双重压力下,男护士从业后容易迷茫,出现对自身角色的排斥。而“男丁格尔联合会”的出现,恰好缓解了这个群体的压力,让男护士感到不孤单,从而重新树立起自尊心,更积极地工作。

  我认为,社会需要依靠“组织”来保护男护士群体,加强男护士的专业价值教育、提高男护士的专业认同感和凸现男护士在护理事业发展中的优势。

  据历史记载,最早从事护理工作的是男性,在11—13世纪,男性承担了一半以上的临床护理工作,直到19世纪后期,男性仍然与女性一样从事护理工作。但随着社会的发展,人们逐渐改变了这一看法,认为护理工作由女性充当更为合适,从而导致男护士数量的大为减少。20世纪中后期,随着护理学专业的发展和实际需要,在国外,男护士的数量又开始增加。

  在中国,1906年3个国外教会创建的北京协和护士训练学校招收男护士,这里培养出了我国最早的男护士,随后有少数几家医院也开始培养男护士。1977年,全国恢复招生制度后,一小部分护校又开始招收男护士大,但数量极为有限。20世纪后期,男护士的数量开始慢慢增长。

  湖南省卫生厅数据显示,到2012年,湖南省统计的140600名护士中,男护士仅有665人,所占比例仅为0.47%,相当于每200名护士中仅有1名男护士。

  据卫生部注册护士信息数据库统计,截止2012年底,我国的注册护士总量已达249.7万人,其中男护士约为2.1万人,占注册护士总数不到1%。

  据统计,在我国的护士队伍中,男性比重只在1%左右,个别地方甚至更少。在国外则大不相同,如1999年澳大利亚男护士占注册护士的比例已达8.7%;2000年美国男护士的比例为5.4%;2002年英国男护士的比例为10.21%。

  看完男护士们的故事,相信你对于男护士的现状应该有了一个较为清晰的认识。经过一百多年的发展,在国内,男护士仍然可以说是“凤毛麟角”。不过,我们也很高兴地看到,目前,湖南省内已有多家招收男生入读护理专业的学校,而且这几年录取数量一直在增加,长沙卫校就有了几十名就读男护士专业的学生,男生学护理就业也越来越“吃香”。长沙卫校更是为用人单位推出了“私人定制”式的男护士培养模式。观念总是会随着社会的发展而不断进步,在此,我们也呼吁——每个人都来接受男护士,尊重男护士。这不仅仅是为了让这一职业得以健康持续发展,更是可以为我们每个人谋福利。(凤网)

  打两针都失败 女患者忍痛鼓励其再试·妻子做透析后管路内有凝血 男子挥拳打男护士

  东莞外来工群像:每天坐9小时 经常...66833日本女生的冬天:真的是上身厚衣下...

本文链接:http://cowboyupde.com/gongzuoduixiang/950.html